豆瓣上有篇 Joker 影评很靠前,她的观点我提炼了下,大致是:「底层阶级的困境不是他们自身造成,整个社会的精英阶层掌控了规则,他们让小丑这样的人即便勤勉工作最终却遭到社会抛弃,所以哥谭市火光冲天、现实中美国民粹主义抬头,选出了特朗普。」

我认为这种看法过于片面,缺少对真实经济规律的观察,本质上是在道德高点上对底层民众生活的悲悯臆想,和挪威女孩瑞塔·滕贝格呼吁环保主义是一个意思。

篇幅有限,只说两点理由。

1)所谓「穷人」和「富人」的分水岭,是双方对未来“期望值”的管理不同。第一批白手起家的富人们,普遍对未来预期很高,愿意拿时间换空间,且能忍受当下,延迟满足。同时最重要的,愿意承担风险。如果一个人只承担系统性风险,希望百分百的确定性,那么他也放弃了将来的风险补偿,捕捉不到 Alpha,这是自身的行为偏好决定的。

我们把享受放到未来是将“时间”的复利最大化,而财富是从大众对未来趋势的不同认知中套利,这种套利不是无风险的,只有多承担一单位的风险,才能多获得对应比例的潜在收益,我们要做的是提高自己的夏普比。

2)社会福利并非万能。举个简单例子,美国从1939年开始就向低收入人群发放SNAP 救济金(俗称食物券,期间中断,后于1964年永久立法),惠及2/3的美国人口。一个处于贫困线下的四口之家,每个月可以领取600多美金的食物券。“贫困”这个词是相对的,跟国家发展水平、居民平均收入、CPI 都有关系,你知道中国有多少人月收入低于4000元人民币吗?食物券是什么,不存在的。

可即便如此,西方媒体上也有报道不少「穷人」拿着食物券去商超换烟、酒甚至大麻这类非必需品,对此人们又作何评价。

不断给一类人群戴帽「精英阶层」,鼓吹向科技公司、富人征更多税,甚至超过90%的遗产税,都是过于文艺的想法,其背后隐含的是这个社会要「均富」,我穷我有理。为什么富人可以住豪宅别墅,我们只能住政府保障房;为什么富人可以坐宽敞的头等舱,我们只能坐拥挤不堪的经济舱…

因为别人付出了更多努力啊,智力上的劳动当然也是劳动。

蓝领说,我的工作养不起家人,资本家黑心,我要工会,要福利,要涨工资。请注意,薪资的高低是由自身能力在经济活动中的稀缺性决定的,如果你的工作是个人都可以做,当然高不到哪里去。那是什么原因造成工作能力的差距,是教育和实践,又是什么让我受不到好的教育,是父母辈的贫穷…所以造成我当下的贫苦是因为我的祖父母被精英阶层剥削?

思维闭环,无穷无尽也。

4月份美国众议员Katie Porter在听证会上拷问 Dimon (摩根大通 CEO),说贵司刚参加工作的柜员单身母亲入不敷出,年薪3.5万美金不足以 cover 其生活成本,请对此作出解释并解决。感兴趣可以去搜下这个视频,当时看了我就乐了。

是有人逼着这位母亲去摩根大通上班吗,没有,并且这份工作应还是她自己争取的;3.5万美金年薪对于一个银行柜员来说低吗,根据当地物价不能说高,但绝对也不低了。

那为什么女议员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的要求华尔街老板涨薪,很简单,因为花的不是她自己的钱。

社会福利的最大问题正是如此,一批中产政客要求多收富人的税然后拿去给穷人发福利,最后穷人感谢这些许诺福利的政客并乖乖送上自己的选票,听起来是不是耳熟。

如果要求这些政客用自己的钱帮助穷人,我想他们不会这样咄咄逼人,发言也会谨慎的多。这就好像媒体采访北欧国家老百姓,问他们愿不愿意收纳难民,回答大多是当然愿意,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和平富裕的国家,我们应该帮助他们。可记者转口就说,我这里正好就有几个难民,可以让他们去你家生活吗?受访者一脸尴尬,各种理由推脱了。

所以,社会的财富分层是自然现象,因为总有人勤奋,总有人懒惰,一个人当下的生活状况有太多太多因素造成,不是多发福利多撒钱就能解决的,有的人说都是社会把我逼到这一步,让我变成小丑。他实际不能代表其他人,因为还有很多人在很努力的工作,学习,改变自身的处境去过更好的生活。

政府对底层人民最大的善意,就是尽可能拓宽阶层流动的管道,尤其是教育。让社会有一个公平的竞争规则,但政府没有义务让所有人变富,这显然不现实也不科学。

以上。

5 1 vote
文章评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