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Chinese independent investor and business thinker.

分类: 博客 Page 1 of 6

2021 flag

又到了回顾过去和立新一年 Flag 的时候了,今年初我还试图彻底远离加密货币的圈子,但发现兜兜转转又回到这里,真是命中自有定数。

为什么不要劝你身边的人买比特币

因为「给朋友投资建议」这件事的逻辑是这样:

Ledger 信息泄露后续

小狐狸 Metamask 的坑

1)硬件设备(不管是 Trezor、Ledger、还是OneKey)连接小狐狸时,小狐狸会读取公钥为用户创建一个带有「硬件」字样的账号(支持最多同时保留1个)。

最近招人

最近团队已经增长到了25个人。前几天布了一则产品经理和设计师的招募帖,收到了非常多高质量的回复和简历。

我写了10个问题,用来观察候选人的综合素质,目前已经发放了 Offer,招人告一段落。以下为当初的笔试题和招募说明,末尾附上了对这些问题的解释。

林德伯格初体验

丹麦人从8世纪到10世纪,和挪威人、瑞典人被并称为维京人。

这个国家人口不多,只有570万(2016年统计),国土面积4.3万平方公里,大约是重庆的1/2,比大部分中国的省份面积都小。

虽然国土面积不大,但丹麦却诞生了很多优秀的跨国企业,比如全世界的家庭和小孩都喜爱的乐高®积木、Bang og Olufsen B&Q的音响、ECCO 的鞋子、还有很多女性朋友喜欢的珠宝品牌 Pandora。

我今天要跟大家介绍的是 Lindberg 林德伯格,这个品牌在佩戴眼镜的朋友中小有名气。

The Airbnbs

保罗-格雷厄姆今天在 YC 官网写了一篇博文庆祝 Airbnb 上市,内容很有意思,翻译成中文跟诸位分享。


《The Airbnbs》

为了庆祝 Airbnb 上市,也为了帮助未来的创业者,我想借今天这个机会解释下Airbnb 的特别之处,希望看完这个故事对大家有启发。

Airbnb 们最特别的点在于,「他们做事真的很认真」。

这帮人做任何事情都不会半途而废,即便是在短短的面试中,我们也能感受到这一点。

(作为投资机构和孵化器,总能碰到各种类型的创业团队,译者注)

有时候我们刚面试完一个创业团队,还不确定投不投,但(出于礼貌)往往又不得不聊下去。

也有的时候,我们跟创业者们同处一屋相视而笑,彼此心知肚明这事儿没戏。

面试 Airbnb 团队的感觉非常像后者。

我们当时其实没有那么喜欢他们的想法,别说我们,用户也不喜欢,Aribnb 在那个阶段几乎毫无成长性可言。

但令人惊奇的是,虽然项目没有太引起我们的兴趣,但这几个创始人似乎总是充满活力,让你很难找到理由不喜欢他们。

最后事实证明,我当年对 Airbnb 的第一印象是对的。

渐进式去中心化

大名鼎鼎的Andreessen Horowitz(aka a16z) 的官方博客简直就是宝藏,虽然里面多少夹杂一点私货(他们自己的 Portfolio),但管中窥豹,不论是对趋势的判断还是投资眼光,a16z 的投资团队毫无疑问是一等一的选手。

你能从博文中分辨出他们的投资偏好和对行业的认知,比如 Jesse Walden 今年1月份就写过一篇文章*,专门论述如何以去中心化的方式成功创建一个产品,这和传统互联网创业形式有很大区别,特别是在「社区」和「监管合规」两个层面。

文章写得很好,的确是总结出了一套范式。

我根据自己理解写了篇解读,有些地方的认知和 Jesse 不同,仅供参考。

写在28岁边上

这篇文章我写给自己看的,都是主观想法,不见得和看官一致。

人与人之间认知有差异实属正常,我想到哪儿写到哪儿,争取每年能写一篇,当作过去总结。

1.Covid-19让我意识到「平静美好」的生活永远要付出巨大代价。

2020年已经过去2/3,很多人过的都很糟心。

Covid-19 加速世界割裂的速度,顺带刺溜一声戳破了和平的假象,空气我们隐约又能闻到新冷战的气味。这其实没有什么奇怪,人类的历史本就几乎和野蛮、杀戮相生相随,不管是围猎其他物种还是同族之间武力征服,历史上,这个文明鲜有战火停息的时候。

1946年丘吉尔发表铁幕演说,次年美苏冷战开始,这场战争持续到1991年才结束,世界至今不过「和平」了短短数十年,有的人就以为战争永远离我们而去了…… 这么说吧,从宏观叙事的角度,2020年开始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动荡,个人的生活只能乱中求稳。

所以今年很多人被迫重新审视人生,要换什么样的工作、要将劳动换得的资产以什么形式存储、以房子为核心的资产配置足够安全吗。

极端点的人,还认真去思考万一乱世真的到来,要如何求生,给自己准备何种避难所,等等。

Signal 是我用过最干净的 IM

这个 App 背后的开发团队是 Open Whisper Systems,2018年初成立 Signal 基金会,同时拿到了 Brian Acton 5000万美元的投资,Brian 是 WhatsApp 的创始人之一。

直到这笔投资到账前,Signal 团队从来没有超过7名成员,而全职的开发人员平均只有2到3个。

即便如今团队扩大到20人,Signal 也一直保持非常精简的状态,这20个员工要服务全球至少1600万个用户(引用自 Wired 数据)。

Signal 开发的端到端加密通信协议 Signal Protocol 是开源的,有很多 App 在用,比如WhatsApp、Google Allo等,但它们和 Signal 天差地别。

Page 1 of 6

Powered by WordPress & Theme by Anders Noré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