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罗-格雷厄姆今天在 YC 官网写了一篇博文庆祝 Airbnb 上市,内容很有意思,翻译成中文跟诸位分享。


《The Airbnbs》

为了庆祝 Airbnb 上市,也为了帮助未来的创业者,我想借今天这个机会解释下Airbnb 的特别之处,希望看完这个故事对大家有启发。

Airbnb 们最特别的点在于,「他们做事真的很认真」。

这帮人做任何事情都不会半途而废,即便是在短短的面试中,我们也能感受到这一点。

(作为投资机构和孵化器,总能碰到各种类型的创业团队,译者注)

有时候我们刚面试完一个创业团队,还不确定投不投,但(出于礼貌)往往又不得不聊下去。

也有的时候,我们跟创业者们同处一屋相视而笑,彼此心知肚明这事儿没戏。

面试 Airbnb 团队的感觉非常像后者。

我们当时其实没有那么喜欢他们的想法,别说我们,用户也不喜欢,Aribnb 在那个阶段几乎毫无成长性可言。

但令人惊奇的是,虽然项目没有太引起我们的兴趣,但这几个创始人似乎总是充满活力,让你很难找到理由不喜欢他们。

最后事实证明,我当年对 Airbnb 的第一印象是对的。

在 YC,我们给 Airbnb 创始人布莱恩-切斯基起的外号是「塔斯马尼亚魔鬼」,没别的原因,就是因为他像卡通人物一样,似乎总是不知疲倦,就像一股充满能量的龙卷风。

其实 Airbnb 3个合伙人都是如此。

同一时期YC孵化器里,没有哪个团队能比 Airbnbs 更努力工作。

当你和这帮人交流时,他们会认真做笔记。如果你在工作时间不经意的向他们抛出一个想法,等下一次你碰到他们时,你会发现 Airbnb 不光实践了你的建议,甚至还在这个过程中又尝试了两个新想法。

我给迈克尔·阿灵顿 (TechCrunch的美国创始人) 写道:“他们(Airbnb)可能是我们资助过的创业公司中态度最好的”。

即便从 YC 毕业多年,Airbnbs 的做事风格总是一以贯之,从未改变。

2018年夏天,我、杰西卡以及布莱恩共进晚餐,整张餐桌就我们三个人。彼时 Airbnb 这家公司已经成立10年有余,只见布莱恩像从前一样,拿着一页纸,在我们言谈之间又记录了不少 Airbnb 可做事情的新想法。

回想10年前,当我们第一次见到布莱恩、乔以及内特这3个合伙人时,我完全没有意识到当时 Airbnb 这家公司已经奄奄一息了。

当时,这几个合伙人在拼命为 Airbnb 工作了一年却没取得任何进展后,决定再给公司最后一次机会。他们尝试申请 YC,如果到时公司依然没有起色,那大家就地散伙。

这一年里,他们一直在刷各自的信用卡为公司提供资金,换作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放弃。公司里甚至有个文件夹,里面装了满满各类信用卡,所有合伙人的额度都已经刷爆了。

并且,在 Airbnb 找投资的漫长旅程里,大多数投资人都对这个想法不以为然。

最奇葩的是一次,他们在咖啡馆跟一个投资人见面,聊到中途这个投资人就找理由撤了出来。

布莱恩他们几个以为投资人是去上厕所,苦苦等待,但结果是这个人再也没有回来。

“这哥们甚至没有喝完他的冰沙就走了,”布莱恩悻悻说道。

其实这也不能全怪投资人,要知道2008年底正处于几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期。全世界的股市都处于自由落体状态,再狂跌4个月都不一定能见到底。二级市场如此,一级市场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。

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会问,他们为什么不放弃?

这个问题问得很有意思。

「人和任何物质一样,在极端条件下会显露出本性」。

因此有一点我们很清楚,就是布莱恩他们之所以做 Airbnb ,一定不只是为了赚钱。

道理很简单,你想想,作为一种赚钱方式,做 Airbnb 是极为糟糕的选项:

整整一年的工作,到头来他们能拿得出手的只是一个装满了被刷爆的信用卡的文件夹,一分没赚到,大家都还在倒贴。

那为什么他们还在孜孜不倦的为这个创业公司工作呢?

是因为他们第一次作 Airbnb 房东的经历。

当他们第一次在某个设计大会期间,尝试在自己的地板上出租气垫床位给那些拙荆见肘的参会者时,他们只不过希望能从中赚到足够的钱来支付当月的租金。

但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:前三位房客和他们同住一个屋檐下,不光他们自己觉得惬意,客人们也很喜欢。

某种意义上,他们出租床位和房客租用床位都是实属无奈(一个为了赚钱,一个为了省),然而他们彼此的体验都很好。

显然我们能从中发现一些新鲜点:

  1. Airbnb 这种模式对房东来说,是一种新的赚钱方式,而且唾手可得;
  2. 对客人来说,Airbnb 是一种新的旅行方式,而且在很多方面都比传统酒店好。

这种独一无二的经验是 Airbnbs 没有放弃这个项目的原因。

他们知道自己从中发现了一些东西,也看到了未来的曙光,绝不能让它消失。

而且布莱恩清楚,一旦人们尝试过一次 Airbnb,他们也会立刻意识到这就是未来。但前提是房客们必须有机会去尝试,这就是 Airbnbs 来 YC 要解决的问题:用户增长。

YC 期间,Airbnb 的目标是达到我们所说的「拉面盈利」,也就是赚到足够的钱,让公司可以支付创始人们的生活费(每天吃拉面渡日,不至于饿死,当然拉面只是一种比喻)。

显然,「拉面盈利」不会是任何一家创业公司的终极目标,但它是创业路上最重要的门槛,因为这是你可以扎根的点,意味着你不需要投资人的钱也可以继续把项目维系下去。

而对于当时的 Airbnbs 来说,「拉面盈利」的具体数额是每月4000美元,这其中包括3500美元的租金和500美元的食物。

布莱恩他们几个,把这个目标贴牢牢在公寓卫生间的镜子上。

因此,如果你想要让自己的公司取得像 Airbnb 这样的成长速度,那就应该专注于市场中某个最热门的子赛道。如果你能在那儿扎稳根基,公司业务自然会蔓延到其他方向。

回想起来,当我问他们哪个城市对 Airbnb 的需求量最大时,搜索引擎告诉了我们显而易见的答案:纽约。

所以 Airbnbs 把重点放在了纽约。

他们亲自去那里拜访房东,帮助他们让房源更有吸引力。在意识到很多人订房源的最大参考因素就是图片时,乔和布莱恩干脆租了一台专业相机,亲自为房主拍照。

这不光让房源看起更好且更吸引人,还让他们深入了解了这些房子的主人。

当他们第一次去纽约旅行回来,我问他们注意到了哪些让他们吃惊的房东。他们说做梦都没想到,竟然叫有这么多房东和当时的他们处于同样的境地:拮据到只能出租空余客房来支付房租。

请大家注意时间背景,2008年是几十年来世界面临的最严重的经济衰退,而且这股衰退首先袭击了纽约(也难怪有这么多二房东迫于生计想要增加收入来源)。

注意到自己的业务能够帮助这些房东渡过难关,这无疑增加了 Airbnbs 的使命感,让他们觉得自己被人们需要。

2009年1月下旬,在 YC 待了三周左右,布莱恩他们的努力开始显现出成效,平台订单数字也在不断攀升。但是很难确定是增长还是随机波动。到了2月份,很明显能看出这是真正的增长。2月的第一周,他们赚了460美元的费用,第二周赚了897美元,第三周赚了1428美元。

事实就是这样,他们在创业路上扎稳了根。

布莱恩在2月22日给我发了一封电子邮件,宣布他们「拉面盈利」了,并给出了最近三周的数据。

“我想你应该知道你现在给自己下周安排了什么。”我回复道。

布莱恩的回答是七个字:”我(们)不会放慢脚步”。

5 1 vote
文章评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