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方现有的一体化福利政策,本质是各个阶层间相互的利益侵占,富人想方设法避税,穷人竭尽全力占有。这种福利制度越完善,群众的自主性就越差,对国家产生更深的依赖,从而更加忠诚于国家。

而民主制下的参选政党很难从长远为国家谋福祉,提高福利政策变成了他们互相争夺选票的手段。但,羊毛出在羊身上,政府自身无法创造财富。福利制度的资金只有两种来源:税收和举债。把明天的钱拿到今天花,把一群人的劳动所得拿给另一群人花,就是这么回事。

债务不会自动消失,实在躲不过就主动通胀。只要今朝能水过去,谁且管明朝呢?过高的福利政策意味着过高的税收,只会让这个国家养出一群懒人,而让勤劳赚钱的人出逃,看看希腊现状。因为税负一旦过高,劳动差异就缩减,税一口完,发现与其奋斗不如领低保轻松。想过更好的生活是人的自由,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吃大锅饭。

江浙农村部分的地区有「摇会」的做法,每年村里人凑齐十几户一起注钱,一般是1-2万,兜起来给要用钱的人,比如办红白事、家里老人生病接济、出门做生意垫款等等,收1分利。

这种民间信用借贷也算是互助会的变形。乡亲临坊间都有自己的信用印象,口碑好、做事勤快的人往往更容易拿到资助,如果哪家哪户传出赌、嫖之类的,就少有人愿意放心借。

来自民间的互助体系往往能有效筛选出真正需要救助的人,社会统筹福利的花钱「效率」就要低很多,也有贪腐的可能。

我更倾向于低税负、低福利(覆盖基础医疗、教育)的福利政策,其他的交给自由市场。

5 1 vote
文章评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