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)我的目标是在市场经年累月的稳定获利并生存下来,所以我并不过分关心单次交易盈亏,取而代之是关注整体数学期望。只要我的决策逻辑是自洽的,那么结果应该会一次次验证这个决策,向期望收敛,而不是彻底的「时灵时不灵」。

2)这次的 BTC 减半作为一个确定性事件,驱动我从2019年2月份的所有交易行为,我当时给自己定的原则是:1. 在适当的价格介入,建立多头仓位;2. 总杠杆不得高于2倍,总头寸不得高于可用资产的1/5;3. 不做空。

3)什么样的价格叫「适当」,ahr999指数是个不错的参考。但在那之前,我关注的都是主流矿机关机价:如果矿工的挖矿收益还不足以支付消耗的电费,即可认为挖矿是短期亏损的。历史上出现过几次这种情况,事后被证明都是性价比极高的建仓位置。    

4)严格控制总杠杆和头寸比例,才能确保你一直留在牌桌上。判断错误就必须迅速认赔,不能死扛,不谋求单次押大注的超额回报,也绝不高估自己的胜率,违背自己的原则最终下场只有输至倾家荡产。我唯一确信的是,只有一直保有筹码,才有赢的机会。

5)历史不会简单重复,但故事发生的节奏却经常类似。经常听到有人说减半的影响已经 Price in,我认为不是,这样的想法过分高估了市场的有效性。即便是同一条信息,它的驱动力和价值对于受众也是截然不同的,正是因为交易者行为的无序,市场产生破绽,我们才可能谋得 Alpha。因此我认为直到2020年4月份,减半事件对币价的影响才会彻底体现,对于这个中-长期趋势的理解,告诉我做空容易输,而我并不想输。

Read More